半废弃博客,基本停止运作不定期诈尸

/绪北/小段子5/本篇肉渣

第一次开车////

我人生第一次献给绪北了!!我不管!

trickstar组队捏造有

分5,6两篇进行

本篇卡肉(你

6还没写咳咳咳
@工藤しんいち

正文

5

冬天,是冰鹰出生的季节

冰鹰身上的一切似乎都带有【冬天】的特点

体温偏低,发色在灯光下会变成蓝色

特别是那双深蓝色的眼睛令衣更难忘

「唔……第一次见到北斗应该是北斗来学生会提交申请表吧」

衣更咬了咬下嘴唇使自己努力回想当时的事

「那个时候我记得北斗你是来交Trickstar的申请表的吧」

「嗯……」

吃着衣更自己亲手做的饼干的冰鹰发出含糊不清的回答

「那双眼睛很好看呢」

衣更离冰鹰又近了一点

可能是为了观察那双深邃的深蓝色眼睛

「欸」

冰鹰吞下了自己口中的饼干

犯规啊怎么可以歪头啊//////   ///////

衣更心里这么想着还是把冰鹰推到在地……

「衣更……?」

北斗一脸不明所以

但是当衣更开始侵入北斗的口腔时北斗瞬间红了脸

衣更压在北斗身上

舌与北斗纠缠,不安分的手直接探到了校服的裤子里。

在北斗觉得自己仿佛要缺氧而死的时候衣更终于放开了他

北斗大口大口的喘气

衣更看着身下闭着眼睛满脸通红的男孩子

坏心眼的揉了一下小小北

「唔……衣更……那里………………啊……别…………放手」

衣更很听话的放开了是真

松开了小小北的手开始褪去北斗的校服上衣

「北斗干什么一直要这么一本正经的穿校服呢」

一只手解开北斗校服的扣子

另一只手撑在地上,附在北斗耳边轻语

「我们不就应该好好穿校服嘛」

果然还是一本正经啊

衬衫和外套都被褪去

衣更开始揉捏他胸前的红樱

细小的电流穿过北斗的大脑带来一丝丝快感

唇贴附到了北斗锁骨的上方,留下吻痕

「既然要一本正经的穿校服就把所有扣子都扣上吧」

松开了红樱手再一次向早已立起的那个地方探去

褪下校服裤子

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已经一丝不挂而自己还是衣装整齐

「衣更……唔……别……别」

评论(3)
热度(15)

© 唯风失语 | Powered by LOFTER